news center

韩国专家:抵制韩美FTA其实是“反美”

韩国专家:抵制韩美FTA其实是“反美”

作者:陶析绲  时间:2017-10-16 04:05:19  人气:

  韩国国会5月4日只用1分钟就通过了韩欧盟自由贸易协定(FTA)批准动议案,当时由于民主党等反对党议员退场,双方并未发生冲突但韩美FTA批准案却受到完全不同的“待遇”反对党表示将“誓死阻止”,摆出了一副破釜沉舟的架势   韩国和欧盟在2007年启动FTA谈判时,欧盟方面就要求“与韩美FTA保持同等的水平”开放尺度与韩美FTA几乎相同在卫星通信、环境等一些服务领域,开放尺度反而比韩美FTA更大例如,在下水道清理项目招标中,欧盟企业在韩国不会受到区别对待欧盟卫星运营商无需经由韩国通信公司,就可以直接与韩国广电公司签约但在韩美FTA中没有这些内容   专家指出,韩美FTA之所以遭到反对,不是因为FTA内容本身,而是因为某种政治目的LG经济研究院表示:“即使发生同样的经济损失,却对因美国受到的损失投以更怀疑的眼神这都是因为政治原因”也就是说,反对党看具有反美倾向的左派政党和组织的脸色行事   反对党认为,因为“投资者与东道国间投资争端解决机制”(Investor-State Disupte,ISD)”,韩美FTA比韩欧FTA对韩国的危害将更大该制度允许企业以自己所投资的国家违反合同为由,向国际仲裁机构提起诉讼,ISD被纳入韩美FTA,但韩欧FTA中却没有因此,反对党主张在韩美FTA中也要删除ISD   但是,韩国已在与欧盟27个成员国中的22个国家签署的双边投资保障协定中纳入了ISD所以,欧盟成员国在韩欧FTA谈判中没有赋予欧盟执委会对ISD的谈判权首尔大学教授安德根(音)说:“ISD是通常含在投资保障协定中的条款反对方认为,如果美国企业利用ISD向韩国政府提起诉讼,经济主权会遭到侵犯,但这其实并非那么严重”   ▲预定于30日在国会举行的“韩美FTA最后讨论会”因反对党缺席而未能举行图为,国会外交通商委员会委员长南景弼(右)在闭目沉思     另外,反对党还指出,在服务领域,韩欧FTA采用的是只罗列可开放项目的肯定式清单(positive list),而韩美FTA采用的是只罗列不可开放的项目,其他项目全部开放的否定式清单(negative list) 因此,如果新型金融衍生商品进入韩国,将对韩国金融市场造成巨大打击     韩国政府表示,对外国人投资、购买地皮、国家信息系统等44个重要领域引入例外条款,即使出现问题,政府也可以出面管制政府又解释说,肯定式和否定式的开放尺度相差无几安德根教授说:“否定式清单由卢武铉最先提出,目的在于提高服务市场开放度,提高韩国的服务领域竞争力现在提出反对与开放宗旨背道而驰”梨花女子大学教授崔源穆说:“综合分析韩美FTA,